首页 > 经贸资讯 > 正文

十年里最重要却最不为人注意的经济事件

时间:2018/10/6 11:07:42         来源:CNBC

 有时,最重要经济事件的表现形式,会是头版头条、股市崩盘和政府官员疯狂干预等。

 

另一些情况下,多股难以解释的力量汇合对经济施加巨大影响,却在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这股力量已经消失了。

 

2015年和2016年,第二类事件在美国出现了。

 

当时,新兴市场相对疲软、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以及美元升值,导致企业投资大幅放缓。

 

冲击主要局限于能源和农业部门,还有向前者提供设备的制造业部门。虽然总体经济增长放缓,但仍保持在良好水平。

 

全国的失业率持续下降。

 

任何非能源、农业或制造业人员可能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个经济现象,这倒也情有可原。然而,多个方面来看,我们是否理解这场衰退,并把它看作是一场小型衰退,事关重大。因为这样的理解有助于解释过去两年经济迅猛增长。

 

2016年春季的小型衰退结束后,资本支出从2016年年中开始反弹,自那以来加速增长。油价已升至四年高点,这是今年企业投资激增的一个主要因素。

 

这也能解释2016年大选期间制造业密集地区在经济方面明显的不满。它预警下一次经济低迷可能出现的领域,并彰显政策制定者对全球经济不可预测的变化保持警惕和灵活是的重要性。

 

尤其重要的是,2015-16年的小衰退警示了想把美国看作经济孤岛的政策制定者。

 

这一事件凸显了特朗普政府面临的风险,即与其他国家谈判贸易和安全问题,可能会带来经济损失。

 

海外事件可以比以前更快、更有力地影响美国。

 

来龙去脉

 

小型衰退十分复杂。它包括了溢出、反馈循环和意外后果。但总结就是:2015年,中国领导人担心中国经济正经历着一场信贷泡沫,于是开始实施抑制增长的政策。措施收效明显,导致经济急剧放缓。这又给其他新兴国家带来了麻烦,对这些国家来说,中国是主要客户。与此同时,美联储越来越有信心美国经济正在恢复,并计划结束超宽松货币政策时代。

 

一边是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另一边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制定者却实行宽松政策。美国加息、欧元区和日本降息,推动了美元在全球外汇市场大幅升值。

 

这反过来加剧了中国的问题。中国长期以来将人民币与美元挂钩,因此美元走强也降低了中国企业在全球的竞争力。

 

20158月,当中国在试图通过放松联系汇率制度来减轻美元负担时,资本外流却令经济状况更糟。

 

此外,主要新兴市场的许多公司和银行都借入了美元,美元走强使它们的债务负担更加沉重。

 

综上所述,当美联储像在201512月那样提高利率时,实质会收紧金融环境,从而放缓全球大片地区的经济增长。

 

新兴市场的经济放缓意味着对石油和许多其他大宗商品的需求减少,这些商品的价格也会下跌。20146月,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价格约为106美元,最终在20162月跌至不到30美元。

 

铜、铝等金属以及玉米、大豆等农产品的价格也大幅下跌,巴西、墨西哥和印尼等许多主要大宗商品生产国。

 

考虑到美国能源生产商的商品价格下跌和公司债务负担沉重,股票和风险较高的公司尤其是在2016年初面临债券市场压力。

 

这造成了投资者的损失,还引发了外界对金融体系整体稳定性的担忧。各种力量都是相互联系的,这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的交集。

 

这令诊断美国经济的问题无比困难,遑论修复美国经济了,甚至对于美国经济的专家来说也是如此。

 

美国政府的观点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每年召开八次会议,制定利率政策,他们的任务是制订出对美国经济最有利的政策。

 

他们的任务更不是制定对中国、巴西或印尼最有利的政策。到了2015年,美国的情况看起来相当乐观:通胀率低于美联储设定的2%的目标,但根据央行官员长期使用的传统经济模型预测,通胀率将由于失业率迅速下降而开始上升。

 

即使油价和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在年中开始下跌,美联储的模型仍判断整体经济会从中得益。

 

当然,一些石油钻井工和农民可能会面临收入下降,但各地的消费者都会享受到更低的汽油和杂货价格。尽管官员们花了不少时间观察全球经济,但却没发现美国并不像其他小国那样依赖出口。

 

2008年的金融危机表明,美国和欧洲的银行体系紧密交织,但与中国银行的关系却是较为疏远。

 

换句话说,整个2015年夏季,许多美联储官员都认为美联储开始加息会是稳健举措。

 

美国财政部负责美国的货币政策,美元走强直到2015年基本上都属于良性。

 

“当时人们认为美国经济表现不错,而世界其他地区表现不佳,”前任财政部副部长、现为PGIM固定收益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的内森·希茨(Nathan Sheets)说,“实际上美国的经济表现是由美国强劲的基本面推动的。”

 

但在2015年夏末,金融市场开始对全球货币和大宗商品的反馈回路做出更为激烈的反应。

 

一些旧的经验法似乎不再能够解释美元升值或油价下跌可能对经济产生的影响。或许,预测机构使用的经济学模型已经过时,未能透彻解释能源产能激增如何与制造业和金融市场变得更加联系。

 

当时,奥巴马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杰伊·香博(Jay Shambaugh)表示:“一切都以不同的方式相互关联,在同一个行业和经济领域循环往复。”

 

尽管如此,将这个复杂的经济形势提炼成供高级官员参考的清晰备忘录并非易事。

 

他说:“你必须把备忘录写得在政府官员看来凝练、到点子上,但事实上要说出经济形势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在美联储的闭门会议中,官员们开始讨论市场波动的爆发是否真的对整体经济构成风险。他们还讨论到底应该坚持稳步提高利率的计划,还是要放慢速度。

10月份的两天里,这场辩论公开上演。美联储副主席斯坦·费舍尔不愿调整加息计划,也不愿让金融市场的波动左右政策。

 

20151011日,他在秘鲁利马的一次演讲中说:“我们目前预计,最近这些事态发展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不足以左右政策路径。”

 

曾在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美联储理事莱尔·布雷纳德更担心一些。

 

她于1012日在华盛顿表示:“其中一种风险是国际相互交融的趋势加剧可能会对美国需求造成更大的直接压力,或者,对美国政策将出现更大分歧的预期可能会通过进一步收紧金融环境来施加限制。”

 

布雷纳德是对的。

 

经济受损是怎么发生的

 

美元走强、新兴市场增长放缓和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的恶性循环,导致从2015年年中开始,某些资本产品的支出大幅下降。2016年农业机械支出较2014年下降38%;对于石油和天然气对器械,如石油钻井平台,该数字下降了60%

 

和水力压裂技术相关的石油和天然气勘探热潮随着能源价格跌至谷底陷入停滞,与此相关的设备销售也难以为继。

 

以上行业国内资本投资的下降,以及海外市场的疲软,相关行业的企业都遭受了打击。重型设备制造商卡特彼勒2016年的营收较2014年下降30%。相比之下,美国经济其他大部分领域,一切如常。

 

企业在电脑和办公楼等投资上的支出持续上升,消费者支出也在上升。尽管如此,工业领域的低迷程度足以将扩张的强劲程度严重削弱。

 

在截至2016年中期的四个季度中,总体经济增长率从去年的3.4%下降到1.3%。国民经济不断增加就业。但是德克萨斯州哈里斯郡(包括能源产业密集的休斯顿及其附近郊区)在此期间就业岗位减少0.8%

 

伊利诺斯州的皮奥里亚是卡特彼勒成立的地方,那里就业率下降了3.2%。实际上,这场衰退是局部的——在某些地方很严重,但区域足够集中,没有让美国整体经济陷入衰退之中。北达科塔州的威利斯顿市对经济多年来蓬勃发展全赖巴肯油田的石油和天然气钻探活动激增,而当时受到衰退影响,各类商业。

 

威利斯顿酿酒公司的老板马库斯·琼特在20163月接受CNBC采访时说:“情况每周都在变化,但都是消极的变化。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探底,但我们还没有到达最低点。”

 

情况本来还会恶化。

 

小型衰退是如何结束的

 

珍妮特·耶伦在2014年初就任美联储主席时,当时对美国经济在美联储利率政策的有利支持下持续多年稳步增长。通过决定何时加息,从而决定何时撤销对美国经济的支持,成为她任期内的决定性选择。在她上任前对过去六年多时间里,利率一直接近于零。

 

2015年,美国经济显示出正在复苏的迹象,耶伦和她的同事们认为是时候开始加息了。她是一位杰出的劳动力市场学者,她的学术生涯主要是研究劳动力市场紧缩如何最终导致通货膨胀。

 

同年7月,新兴市场的动荡,美国失业率为5.2%,略高于美联储官员认为的与完全健康的劳动力市场相符的水平。

 

接着,八月的动荡开始了。

 

耶伦在9月份选择不加息,等待更多证据表明美国经济确实处于正轨,新兴市场的问题不会对国内经济造成太大损害。但到12月,她判断经济情况已经稳定,可以加息。

 

与此同时,美联储公布的预测显示,其高级官员预计将在2016年再次加息四次。几周之内,全球市场就发出了一个信号:别急着下结论。

 

美元持续走强,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标准普尔500指数在1月底和2月初的三周内下跌约9%。债券收益率暴跌,表明美国面临衰退风险。

 

20162月中旬,世界强国的金融领导人将在上海召开G20峰会。在全球市场陷入动荡之际,最大的问题是:官员们能否遏制住这些力量?

 

峰会参与者发布的官方声明中多次提到了动荡,承认了“资本流动波动”和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的风险。

 

但比任何声明更重要的是接下来几周发生的事情。

 

峰会结束两天后,中国下调了对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基本上为更多的贷款打开了闸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中国将对境外资本流动实施更严格的控制,并寻求降低人民币汇率与美元的联系。

 

峰会结束三周后,美联储又召开了一次政策会议。

 

美联储官员没有像去年12月预想的那样进一步加息,而是拒绝加息,并大幅降低了他们对2016年剩余时间里加息幅度的预期。这些措施加在一起就足以结束恶性循环。

 

美元停止升值并开始下跌。油价跌至谷底,开始回升。到2016年夏天,美国的资本支出再次增长。

G20峰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金融市场的一些分析师对太平洋两岸的协同行动抱着阴谋论的态度,猜测各国领导人在20162月的G20峰会上达成了秘密协议。他们称之为“上海协议”——本质上是,如果中国自己采取行动,美联储将推迟加息。

 

耶伦说,事实并非如此。她在接受采访时说,与中国代表团在上海进行了广泛的意见和信息交流,但没有达成承诺或明确的协议。

 

她说:“我意识到,这看起来像是某种秘密的握手协议。但事实这不是协议。这事关全球经济和资本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对影响,美联储对此很敏感,恰当地对形势及其对政策的影响综合考量。

 

她说,美联储做了它认为对美国经济最有利的事情,却不知道中国会做什么。这位前财政部官员还否认了达成某种秘密协议的想法。

 

他说:“这根本不是怎么回事。峰会进行了许多会议,很多都是双方甚至四方会谈。同行见面,讨论全球经济,思考面临的挑战和可能采取的行动。但私下里没有达成任何不属于正式声明的协议。”

 

即使没有正式的秘密协议,结果证明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的领导人都明确地聚焦于形势所带来的风险,这已经足够了。

 

教训

 

从经济数据来看,2015- 2016年全球大宗商品货币螺旋式上升的影响显而易见。在2018年的经济辩论中,影响就没那么大了。

 

首先,尽管特朗普政府声称对商业投资的激增全赖当局的举措,但小衰退的反弹是一个主要因素。白宫经济学家公布的图表显示,从2016年第四季度大选开始,美国经济将大幅增长。但从多数指标来看,这种好转始于2016年年中,而非2016年末,白宫的“六季度复合年增长率”指标表明了这一点。

 

其次,在2016年大选期间,小衰退很可能影响了一些政治态度。尽管沿海大城市的经济状况相当不错,但2016年对许多当地经济严重依赖于钻探、采矿、农业或制造支撑这些行业的机器的人来说,形势相当严峻。

 

201610月,农业贸易刊物《农业脉搏》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86%的农民对美国的现状不满。

 

第三,经济政策制定者需要表现出应对新信息的灵活性,即使这些信息不符合他们自己的预测或先入之见。

 

如果耶伦因为接受过劳动力市场经济学家的培训,在2016年之前更坚决地坚持加息计划,结果很可能是一场真正的衰退。

 

宏观政策透视总裁朱莉娅·科罗娜多说:“她总是在学习,她不会过于固执地执着于一种世界观。”

 

最后,它表明全球经济联系如此紧密,以至于上海或圣保罗发生的事情可能在遥远的地方造成不可预测的影响。

 

去年,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向中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伙伴征收关税,以争取更有利的贸易协议。

 

但小衰退警示了反弹的风险。不管你的态度如何,全球联系的复杂性意味着政策不能只关注国内。2016年,我们从惨痛的教训中吸取了教训,即使不是每个人都有所察觉。

翻译整理:刘家志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投资促进事务局
电话:(010)64404550      传真:(010)64515317      邮箱:
service@fdi.gov.cn
版权所有:中国投资指南网 声明:本网站为商务部公共商务信息服务类网站 备案编号:京ICP备14022686号